互联网与房价

今天看到这样一条推「杀教育杀中介杀互联网,就是不在房价的始作俑者身上找原因」。

然而要我说,互联网虽然难说就是房价问题的始作俑者,但至少也是推手之一。虽然我也持有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股票,但是我依然认为最近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打压是有道理的。

一、房价居高不下来源于需求

为什么一线城市的房价如此昂贵,本质上还是供需决定的,一旦放开购买限制和限价,房价几乎一定继续猛涨。从「供」的角度考虑,北京已经容纳了二千余万人,交通等公共资源已经非常拥挤,增大住宅土地供应就意味着有更多人进入,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所以问题还是得从「需」这边来考虑,是什么使得这么多人都愿意背井乡,留在一线城市生活,在我看来有两个核心原因,一是经济水平,二是工作成就感。而这两点都和「中心化」的公司确实密切相关,最常见中心化的企业就是互联网企业和金融企业。下文主要说互联网企业。

二、中心化企业中心化了利润和决定权

经济水平一方面指的是中心化企业员工本身的福利和待遇远比其他行业优厚,另一方面是只有在人均经济水平发达的地方,各种服务业才能蓬勃发展,即使你年薪百万,在一个三四线县城的生活水平也不会能高到哪去。这种集中化的富裕使得城市间的物质与精神满足性差距变得巨大。

以互联网公司来说,它确实是高效的,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不断地去「优化」了各个行业,其结果就是在各种行业得到优化的同时,其利润分配权都被转移到了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的高层手上。当他们握稳了这个分配权的时候,所有下层机构和人员,所能拿到的利润都是经过精打细算的刚刚好而已。

只有靠近这个中心,才能赚到更多的钱,不仅是员工,各种提供企业服务的 agency 和 vendor 也是如此。无数的人在利益的驱动下朝着互联网公司所在的中心点挤去,经济上唯一的反向阻力就是房价。

只谈钱太俗,每个人都有除了经济需求外的其他追求。不巧的是,工作成就感这项重大人性诉求也被中心化影响了。处于中心的员工,操控着一个个现在几乎是全民都必须接触和使用的产品(比如 App 或金融产品),虽然他们也许也没有完整的决策权,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做出些工作,造成一些影响,获得成就感与掌控感。而处于这个系统边缘的人员,并没有什么能参与到决策中的机会,只能像提线木偶一样,遵循设计好的工作流与标准作业流程而工作。在中心化互联网公司的挤压下,其他城市的有掌控感和成就感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少。如果不甘满足于这样的工作,就得动身前往大城市。

三、互联网企业的利弊

互联网企业导致的中心化问题,是对社会的弊端。而其正面作用,则是对于社会效率的提升。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微信和支付宝等产品在近几十年里确实大幅提高了社会运转效率。

但是从一个国际化角度看,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确实不争气。除了提升社会整体效率外,我们能看到一些国际互联网企业在扎实的做着推进硬科技发展的事情,在一些先锋政治问题发挥影响力,承担着社会责任。

然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靠提升效率占领市场后,反而开始研究怎样通过降低用户效率获得用户关注并转化为经济利益,这是不道德且没有社会责任心的事情。目前中国互联网企业对社会的几乎是唯一正向贡献就是提供社会效率,现在他们还想把这点功德都变现了。而且除此之外,几乎没做出什么真正的创新或者有什么其他的社会贡献。

所以你说政策上打压互联网企业有问题吗?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我支持的是合理干涉,如取消税务优待、反垄断等,不是直接毁灭。你说这种干预是对自由市场的不尊重,我觉得我们已经看到了,现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在一个自由环境下,是在向成为社会毒瘤的方向一路狂奔。

(Disclaimer:社会问题非常复杂,可能有非常多的影响因素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本文仅从其中一个角度来观察这个问题,可能有一定偏倚。这些想法尚未经过更系统化的验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